<rt id="cmwsq"><code id="cmwsq"></code></rt>
<optgroup id="cmwsq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code id="cmwsq"></code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cmwsq"><small id="cmwsq"></small></optgroup>

第十八章 翻墙

|

   林颜只好把椅子挪出来一点,肢体僵硬的坐了上去 。脊背挺直,时刻做好防御准备。

  “林颜,这个时候应该好好读书,不要整天想着不该想的事。”地中海自己拿起茶杯喝了两口,喝的时候眼睛却没有离开林颜的身上。

  “老师,不会的,我没有想着什么不该想的事情,我现在一心只想好好学习。”林颜说。

  “那怎么有人说看见了你和一个男生很亲密的出入一家餐厅。”地中海又开始严肃起来。

  林颜想起那天和?#30007;?#30007;友一起?#30828;?#21381;出来的时候被?#30007;?#29677;主任看见了,肯定是那个八婆。?#20843;?#35828;的?没有的事不要乱说。”林颜假装愤怒,让地中海误以为自己是被诬赖而感到生气的。这一招,她经常用。尤其是林颜的母亲怀疑她成绩降低是因为偷?#20102;?#33268;的时候。

  地中海哦一声表示怀疑,他没想过林颜这个外表文静柔弱的女生?#23588;?#20063;敢对自己的班主任红脖子。“不要太激动,人家肯说你也是为你好的。”

  林颜把面部表情缓和了下来,“不好意思,我也不是故意的,只是被别人误会的滋味不好受啊。老师,你应该也不会像被人误会吧。”

  地中海见林颜的态度转变之快,心里默想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丫头还挺机灵的。“既然你说没有,那老师就相信你。”

  谁要你相信,你这个披着人皮的渣渣。林颜不屑一顾,她没有接下地中海的话,只是静静地坐着,沉默着。

  林颜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地中海瞅着她的表情,可能是带着分析审查的,但肯定不怀好意。就这样过了漫长的?#35813;耄?#22240;为门没关,背后被夜间的冷风吹得凉嗖嗖的。

  “还有什么事吗?今天的作业可多了,有的今晚就要交了。”林颜尽量让自己显得很焦急,比热锅上的蚂蚁还烫。“而?#19968;?#24456;难呀,有的需要?#33268;邸!?#35828;着站了起来要走。

  “是这样啊,”地中海抬起头,镜片闪过头上灯条的颜色,“老师还想跟你多聊一会呢?好好分析的学习情况,最近进步很大啊。”地中海眼里?#34892;?#19981;?#25954;狻?/p>

  林颜心里一阵作呕,“那老师下次有空的时候在请我喝茶吧。”然后傻咧咧的笑着就迫不及待离开了办公室。

  地中海盯?#25386;?#38738;色的杯子,手指扣了扣桌面,不悦。这个林颜,嘴巴上说着叫我下次请她喝茶,刚刚到给她的茶水还纹丝不动,完完整整的在杯子里。这个林颜啊,平常表?#20540;?#24456;崇敬我,难道是我看错了吗?

  办公室外,林颜由一开始的步伐匆匆逐渐放慢?#25386;劍?#22905;回过身去,看了眼那个墙体白净的办公室。还真是侮辱了那那堵墙。林颜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眼神是多么凌厉,都可以在墙上留?#24405;?#20010;深刻的痕迹。

  ?#20843;?#22312;干什么呢?”恰巧?#36153;?#24179;刚?#30828;?#25152;吸烟回来,看见对面教学楼的林颜眼神怪异的盯着办公室外的那堵墙,“施咒吗?”?#36153;?#24179;耸了?#22987;紓?#21364;闻到厕所里带来的氨气,“臭死了,老爸就不能多?#37117;?#20010;钱,提高一下厕所的质量吗?”仿佛只要在厕所多呆一会,厕所里的那股异?#26007;?#20315;就像有了粘性一样,死死的粘在衣服上。好久才会散去。

  所以,他准备晚点再进去教室。他看见林颜站在教室门口外徘徊,迟迟没有进去。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?#36153;?#24179;决定过去打发时间。

  “你在这干什么??#30452;?#20154;欺负了吗?”?#36153;?#24179;的语气里带着调侃,“没?#23567;!?#22905;想起上次自己在马路的傻样,头也不抬。

  “那你在这傻站这干嘛?”?#36153;?#24179;问。

  “你干嘛,我就干嘛咯。”林颜想也不想就说了。

  对方一听就笑了,“好臭啊!”

  “?#26032;穡俊?#26519;颜抬?#20013;?#20102;嗅自己的衣服,发现并不臭。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刚刚在厕所里抽了烟,你不是说,我做什么,你就做什么吗?”?#36153;?#24179;笑得露出了自己的小虎牙。

  听完?#36153;?#24179;的解释,林颜嘴角抽搐,马上离开他?#23545;?#30340;。很明显就是嫌弃他。

  ?#36153;?#24179;见状还特意走了过来,“现在不会臭了,不信你闻闻。”说着要把自己的?#35835;?#25238;衣服。

  林颜狠狠的赏了他几个大白眼。

  “如果你不是在抽烟,那你刚刚在干嘛?”?#36153;羝接行?#22909;奇她那怪异的眼神,是因为什么事。

  “是…… ”林颜想说欲止。

  “要是谁欺负你就只管说。你表哥叫我要多照顾照顾你,我答应了就会做到。”?#36153;?#24179;的意思?#22681;?#26519;颜有什么尽管说。

  林颜看了周围两眼,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。”“那我们出去说吧。”?#36153;?#24179;望向校门口的方向。“可是,现在还在上课时候,怎么出的去。”

  “跟我来。”

  林颜看着眼前低矮的校墙,上面都是枯萎的藤蔓,墙头上?#34892;?#37096;?#21482;?#26377;少许的玻璃渣。“额,还有没有别的办法。”林颜压根就不想翻墙。“那还有个狗洞。”?#36153;?#24179;指向矮墙的右下方,?#20843;?#28857;事人类想的办法好吗?”林颜?#34892;?#26080;语,?#20843;?#20102;,算了,跟你讲一个人渣的事还要翻墙,不值得。”

  ?#36153;?#24179;整个人靠在校墙上,双?#30452;?#33218;,“你是不敢吧!我看你从来就没有翻过墙壁吧!你丢不丢人。”

  林颜无语,“没翻过墙就丢脸了,该丢脸的应该是你这个经常翻墙翘课的人。”

  “人在江湖飘,哪能不挨刀。你连翻墙这个最基本的技能都不会,以后怎么在社会上混。混。身为年轻人,应该勇于尝试。”?#36153;?#24179;滔滔不绝,不断地捧高翻墙的重要性。

  林颜毫不示弱,决定举个例子吓吓他。“我不干,摔下来很难看。我记得没错的话,前几个礼拜,隔壁学校就有一个半夜翻墙去网吧的,直接头着地,宝贵的生命就这样over le了。”

  林颜还准备继续讲下去,“关于翻墙的危?#25307;?#29616;在你知道了吧,”可是话还没?#39184;輳费?#24179;就一脚踏上事先准备好的破椅子上,一鼓作气就爬上了墙头,林颜都没看清他的动作。

  “快上来,巡逻的过来了。”?#36153;?#24179;半蹲在墙上,伸出了一只手。“什么?”林颜转过身去,看到一个身材矮胖的男人举着?#20540;?#31570;往这边跑来,“你们在那干什么,快点给我下来。”那个巡逻的男人手里拿着的?#20540;?#31570;照射出来的光随着他的?#26519;?#30340;步伐摇摇曳曳,穿透过昏暗的空气。

  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被抓到真的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。眼见巡逻的越来越近,林颜只好一?#25386;?#22312;椅子上,一手拉住?#36153;?#24179;的手,稀里糊涂就上了墙。“你?#36393;?#20102;。”?#36153;?#24179;说。

  “快跳吧!”林颜说罢就跳了下去。紧接着,?#36153;?#24179;也轻松的下来了,这样的小墙是难不倒他的。

  “啊!”黑夜里,女生尖刺的声音穿?#36127;?#37325;的空气,还好这离教学楼有一定的距离,又?#34892;?#22810;的树档着,教学楼的人听得不怎么清楚。“你怎么不告诉我,这里是烂泥摊啊。”林颜抬起一只脚,校裤上裹满烂泥。”一旁的?#36153;?#24179;则一点是都没有,“你也没问啊?”实际上他也不经常来这翻墙,上次翻的时候,还没有那坨烂泥。

  “快走吧。”林颜就害怕巡逻的追上来。?#36153;?#24179;却说,“你放心,他不会追上来的。”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?"林颜从烂泥中走了出来,

  “因为,谁会那么傻,特地翻墙来?#36153;?#29983;,抓的到就抓,抓不到也不关他的事,反正在场只有他一个人。既然你要走,那就赶紧走吧。反正迟早都要离开这的。”说?#25490;费?#24179;走在了前面带路。

  果然,巡逻的?#20540;?#31570;只是在高于矮墙的上方照了几下,就消失了。

  但林颜的心情很糟,她跑上跟?#21834;!?#21890;,?#36153;?#24179;,现在怎?#31383;歟?#25105;的右脚在跟我哭诉,它说它又湿又冷。”

  ?#36153;?#24179;看了看林颜的右脚,惨不忍睹。他捂上自己的眼睛,“现在,现在啊,你可以跟我讲你本来不能再学校讲的事。”

  林颜气的肺都快炸起来,“这时候你还?#34892;?#24773;开玩笑啊。”这?#19968;錚?#20107;不关己高高挂起啊。

  “反正我是不会把我的裤子给你穿了。”?#36153;?#24179;继续向前走。

  ?#20843;?#31232;罕啊。你要去哪?”林颜赶紧跟了上来,这个陌生地方她从没来过。

  “你们女人就是麻?#24120;?#19981;就?#22681;?#19978;沾?#35828;?#27877;巴吗嘛,遇到事情只会怎?#31383;?#24590;?#31383;?#30340;瞎叫,想想办法不就可以吗?”?#36153;羝降?#28129;是说,虽然他陈诉了一个比较普遍的事实,落在了林颜耳朵里,有点刺耳。

  因为她觉得,她是那普遍外的女生。“什么叫一点点泥巴,想办法想办法,你这么有办法,怎么还没想出来。”林颜毫不客气,借着路灯,说话时她的眼光扫到?#36153;?#24179;的裤子上其实也沾了不少泥。

  她闭上了嘴。

  他平常看上去一尘不染的富二代被粘上了泥巴?#23588;?#20160;么还能那么若无其实。?#20843;?#28982;不能这么说,难道她平常人就活该粘上泥巴却什么都不能抱怨吗?可是,至少,他的裤子也脏了。也许是出于心理平衡,林颜闭上了嘴。

  ?#36153;?#24179;原本以为林颜还要继续喋喋不休,可是突然安静了下来。只剩路灯清冷的将他?#21069;?#22260;。

  “你怎么不抱怨了。”?#36153;?#24179;问。

  

点击获取下一章节
陕西快乐十分走势
<rt id="cmwsq"><code id="cmwsq"></code></rt>
<optgroup id="cmwsq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code id="cmwsq"></code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cmwsq"><small id="cmwsq"></small></optgroup>
<rt id="cmwsq"><code id="cmwsq"></code></rt>
<optgroup id="cmwsq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code id="cmwsq"></code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cmwsq"><small id="cmwsq"></small></optgro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