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cmwsq"><code id="cmwsq"></code></rt>
<optgroup id="cmwsq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code id="cmwsq"></code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cmwsq"><small id="cmwsq"></small></optgroup>

第二十章 胃病发作!

|

  换好睡衣的安夏,一头倒在床上,手里翻看着和养父养母拍的全家福,鼻子一酸眼泪一滴一滴的砸了下来,往日的温暖和美好画面一幕幕在脑海里面上演,那时候每一天都是在欢声笑语中度过,养父宽大厚实的双手,哥哥暖暖的微笑,一家人其乐融融……

 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得支离破碎,往日的温存都一一消失不见,安夏的心好痛,仿佛像是经历了一场梦,一切的美好都距离自己太遥远,梦醒之后就是现在的生活,除了备受奚落和嘲讽,就只剩下孤独。

  安?#30007;?#19979;背负了一整天的坚强,此刻的她只是一个需要家庭温暖的孩子而已,渴望家人陪伴,渴望哥哥那阳光般的微笑,安夏拿起手机想打电话问候自己的养父母,可是犹豫很久也没有勇气拨通电话,那串早已记住的电话号码却无法在手机键盘上按下。

  不能在这样任性了,要知道这个电话一旦打通,养父母的生活就再次因为她的?#24230;?#21463;到影响,安夏很清楚她自己已经带给?#37117;?#24456;多麻烦了,更何况哥哥叶冬出事还不能透露给养父母,要不然这个打击?#27809;嵊卸?#22823;,本来两位老人家的身体就不好,安夏想到这里把手机放了下来。

  虽然安夏在?#37117;?#36825;个普通的家庭长大,没有像安家的雄厚的经?#27809;?#30784;和保障,但是在?#37117;?#29983;活的每一天她都记忆犹新。

  记得一家人每天晚饭过后都会聚在一起,哥哥和她并排坐在养父母的身边,听着小院子里的蝉鸣,仰头望着夜空里漫天的星光。

  小小的家里里却洋溢着满满的幸福,那时候的安夏从没有想过不久的将来自己会失去哥哥,失去那个给她讲故事,教她看星座的哥哥,现在的每个晚上,她总能梦到哥哥叶冬一个人在大海里面漂泊,巨大的海浪时不时的迎面打来,在暗潮涌动的大海里哥哥就突然不见了。

  安夏很清楚即使她自己再?#39318;?#22362;强,却在这漫漫黑夜无法掩?#25991;?#20221;孤单落寞,安家所遭受的一切真的没有解脱的办法?突然安夏想到了陆沿,两个人相处的画面让她除了?#21368;?#23601;是感激,于是拿起手机打给陆沿。

  “你休息了吗?”在电话接通之后,安夏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。

  “没……你……你呢?”陆沿的声音听上去不太正常,似乎在忍受难以言表的痛苦。

  “你的声音听起?#24202;?#22826;好,你,你没事吧?”安夏急忙询问。

  手机那头传来急促的呼吸声,随后就听到水杯摔碎的声音。

  “陆沿,你还好吗?是不是不舒服。”

  “胃病……胃病又犯了。”

  “你,你,别着?#20445;衣?#19978;就过去!?#24525;上?#20241;息会,喝点?#20154;?#31639;了,你还是别随便?#21494;?#21035;碰到刚刚摔在地上的玻璃了。”安夏听到陆沿胃疼,也没有考虑太多,条件反射的回答,没等陆沿回答就果断的将电话?#21494;稀?/p>

  安夏连睡衣也?#25442;?#19979;来,拿上钱包?#30171;掖页?#38376;。

  安夏出门就坐上出租车,好在夜里车辆?#27426;啵?#21040;达陆沿家的时间比想象中要快很多。

  印象?#26032;?#27839;黑色的眼眸深邃中闪着明亮的光,可是安?#30446;?#30528;眼前这个眼神里都是空洞和黯然的陆沿,竟然心疼起来,原本英气逼?#35828;?#21073;?#23478;?#22240;为胃部的疼痛扭曲打结。

  “你。。你。。你来了,速度还。。还挺快。”陆沿强硬的询?#21097;?#22240;为疼痛难忍,简单的一句话却停顿了几次才完全说完。

  “恩,你这样?#35328;?#27801;发里怎么行呢,我扶着你躺床上吧。”安夏伸手拉着陆沿,将他的胳?#27850;?#22312;自己的肩上。

  “你,你还真是,真是挺喜欢我的床啊!”

  “你都这样了,还不忘?#24378;?#29609;笑,看来脑子还算清醒!”安夏望着陆沿嘴角硬?#28902;?#26469;的微笑,原本对陆沿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和畏惧感一点也?#24202;?#21040;了。

  陆沿在安夏的搀扶下躺在床上,额头上已经泛出汗珠,笔挺的西装也因为辗转?#24202;?#30340;原因拧在一起。

  安夏赶紧拿出自己事先买好的应急胃药:“你?#20219;?#19968;下,我去倒点?#20154;?#20808;把止痛药吃下去,你就会舒服一点了。”慌乱之中,安夏踩上了沙发旁边的玻璃,因为心里牵挂着陆沿所?#30776;?#27809;有在意,只是皱了皱眉头。

  陆沿在吃过胃药之后,渐渐的没有之前那么烦躁,躺在床上安静的睡着了。

  安夏守在床边看到陆沿的疼痛有所缓解,没有像之前那样疼的辗转?#24202;啵?#25165;缓缓的松了口气,看着安静熟睡的陆沿,安夏才放心的去帮他整理凌乱的客厅。

  沙发上的抱枕七零八落的随地可见,地板上散落的玻璃渣子映着灯光更加刺眼,安夏轻轻的将玻璃渣子打扫干净,生怕弄出太大的声音吵醒陆沿。

  整理好客厅,安?#30007;?#24819;陆沿胃疼这么久应?#27809;?#27809;有吃什么东西,醒来应?#27809;?#24456;饿吧,于是准备去厨房做点养胃的红豆薏?#23383;啵?#35835;高中的时候,安夏也因为饮食不规律患上了慢性胃炎,养母就经常做红豆薏?#23383;啵?#21917;完以后胃暖暖的,很舒服。

  安夏记得自己当时为了不让养母那么辛苦,学了很久才煮出一样的味道,还好自己还没有忘记红豆薏?#23383;?#30340;做法。

  因为对陆沿的厨房不是很熟悉,安夏找了好久才找到了自己需要的红豆和薏米,庆?#34915;?#27839;还知道在冰箱里放些必备的食材。想到这里不免对陆沿的好感又瞬间爆棚,本来就是高冷的霸道总裁,竟?#25442;?#20250;自己做饭,不由的想起上次在陆沿家里事情,嘴角泛起笑容来,那个早晨的点点滴滴她还记忆犹新。

  安夏熟练地将粥熬好,正准备转身看看陆沿有没?#34892;?#26469;的时候却突然被脚下传来的刺痛阻挡了,一个趔趄平衡感瞬间失控,眼看要摔下去,身后却又一双打手环抱住了自己。

  安夏抬起头望过去,竟然是陆沿,彼此注视了对方?#35813;?#20043;后,安夏的脸颊微微发烫。

  “你,你现在好点了吗?怎?#24202;欢?#30561;会,?#25442;?#26159;?#39029;?#37266;你了吧?”

  ?#23433;?#26159;被你吵醒了,是你做的粥太香,勾起了我的食欲!”

点击获取下一章节
陕西快乐十分走势
<rt id="cmwsq"><code id="cmwsq"></code></rt>
<optgroup id="cmwsq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code id="cmwsq"></code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cmwsq"><small id="cmwsq"></small></optgroup>
<rt id="cmwsq"><code id="cmwsq"></code></rt>
<optgroup id="cmwsq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code id="cmwsq"></code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center id="cmwsq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cmwsq"><small id="cmwsq"></small></optgroup>